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百态 >

辽宁本溪建行老员工被强制解除劳动合同,起因竟为一封“举报信”

作者:城市   来源:未知  点击:  更新时间:2018-11-29 17:13

申诉人:高尚利,1963年12月24日出生,民族:汉,电话:13942419176。1983年8月11日参加工作,1991年12月2日经过全市统一招干考试到建行本溪分行工作。原告与被告签订的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2016年8月24日号我与省行纪检经理李明静通电话,得知有人用我的名义写了关于本溪分行中层干部聘任的问题,我当时就告诉他我没有写。第二天(2016年8月25日)考虑到此事关乎我在单位以后的处境问题,决定在建行办公邮箱发布了澄清说明,内容为“昨日经确认,确实有人冒我之名,向省行写举报信,特此说明,并警告那些小人一次,做人要堂堂正正,切莫做苟且之事”。第二天领导就要求我写检讨,我认为没有违反单位规章制度,拒绝写检讨,但写了情况说明和内心想法,表明没有恶意,只是为了澄清。

2016年8月29日被告以破坏稳定为名对本人处以“待岗”决定。本人当场提出质疑。并要求出具单位相关文件,被拒绝。当晚就与行长进行沟通(有短信为证),次日早要求与行长面谈,被拒绝。2016年9月7日到建行辽宁省分行进行申诉,2016年9月14日到建行辽宁省分行要求答复,2016年9月19日到建行总行进行申诉。2016年10月14日行长私自决定禁止原告进入单位办公楼,申诉人多次要求进入并采取报警求助,均没有进入,此后直到今日也没有再进入到单位办公楼(也就是申诉人被“待岗”的地点)。

2017年3月1日申诉人到建行总行和国家信访局等上访,国家信访局明确要我进入司法程序,回来后就提出劳动仲裁,2017年4月29日仲裁裁定败诉(因为我没有相关文件),2017年5月3日起诉到辽宁本溪市平山区法院,平山法院以属于行政处分为由驳回诉讼,申诉人又上诉到辽宁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以属于内部管理行为为由驳回诉讼。2017年5月16日被告不顾原告刚在平山法院起诉的情况下,通过职代会做出解除申诉人劳动合同的决定。

由于一直都在“待岗”的诉讼中,没有马上提起诉讼,“待岗”诉讼产生法律效力后,在2017年9月19日申请劳动仲裁,请求撤销解除劳动合同。2017年10月27日劳动仲裁做出驳回诉讼请求裁定,2017年10月27日起诉到平山法院,要求撤销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补发解除劳动合同期间的工资及福利等。平山法院判决驳回诉讼请求。2018年1月上诉到本溪市中级法院,结果也是驳回诉讼请求。2018年5月向辽宁省高级法院申请再审,2018年9月11日省法院裁定不予再审。2018年9月18起向本溪市检察院申请抗诉,已受理。但本溪市检察院也以省法院相同理由不予法律监督。

为此特向媒体及广大人民群众呼吁。请求予以重视,具体理由如下:

一、客观事实:在平山区法院开庭前法院给我一套单位文件。细读该文件,才知道很多情况。1、申诉人发布邮件的行为没有违反单位的任何规定(建总发(2016)59号文件)。2、建行辽宁省行纪检部门违反纪检纪律私自将带有冒充我名字写的举报信转发给当事单位(建行辽宁本溪分行)客观上给申诉人造成以后一系列的影响。3、申诉人发布邮件内容健康向上,转递的是正能量,没有编造事实,更谈不上破坏稳定,扰乱工作秩序。4、申诉人没有威胁恐吓领导行为。单位领导不让我进入单位,想解决问题就必须单位以外的接触,单位就把我车停在领导居住的小区外面的照片,当成证据提交法庭,就可以认定是威胁恐吓吗?5、申诉人没有严重违反待岗培训及管理的行为。首先单位没有所谓的待岗培训(这点已经在法庭上被证实)没有培训何来拒不参加啊!其次是单位不让我进入单位(这个也在庭审中被承认和证实),而我采取报警求助的方式都没有进入(可以调阅派出所的出警记录)。你们不让我进入单位何来不服从待岗管理啊!

二、法律依据:国家的法院审理案件必须依据国家法律。审理劳动合同争议案不依据“劳动合同法”。单位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在劳动合同法有详细规定

第三十九条 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在试用期间被证明不符合录用条件的;

(二)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的;

(三)严重失职,营私舞弊,给用人单位造成重大损害的;

(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

(五)因本法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情形致使劳动合同无效的;

(六)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的。

第四十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劳动者本人或者额外支付劳动者一个月工资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一)劳动者患病或者非因工负伤,在规定的医疗期满后不能从事原工作,也不能从事由用人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的;

(二)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经过培训或者调整工作岗位,仍不能胜任工作的;

(三)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经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内容达成协议的。

建行提交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是以“无正当理由拒不参加待岗培训及待岗管理、威胁恐吓领导”解除的劳动合同。明显与《劳动合同法》相关条款不符。劳动合同法既然严格规定了几种情景,就意味着不开更改变通,用人单位无权做出法律有明文规定的其他规定。因为被告的(2009)244号虽然有相关内容但明显背离《劳动合同法》应该被视为无效。依据违法的规定做出解除劳动合同的决定应该被撤销。

三、所谓的不服从“待岗管理”事出有因。依据中国建设银行自己印发的文件,建行对申诉人的“待岗”处理属于非法无效的。建辽发(2009)244号文件第39、40条对“待岗”有详细规定。第三十九条员工有下列情况之一,未能获得或失去工作岗位,且不符合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条件的实行待岗。1、岗位资格考试不及格的、未取得岗位资格的;2、参加岗位选拔、竞争上岗落聘的;3、无正当理由,不参加竞争上岗或拒不服从单位工作调配,未能获得或失去岗位的;4、考核不合格或相当于不合格档次的;5、本能胜任本职岗位工作,经双向选择后仍未选择到工作岗位的;第四十条员工因其他原因失去工作岗位且不符合终止或解除劳动合同条件,应实行待岗的情形:1、因体制改革、机构撤并等原因,员工原有工作岗位撤销或不再设立,经培训,员工不具备转岗资格,或未能竞争到新岗位的;2、根据经营管理需要,员工原有工作岗位上岗资格条件提高,在规定的期限内未能取得原岗位上岗资格且未能竞争到新岗位的;3、其他应实行待岗的情形。申请人发布邮件的情况明显不符合企业关于待岗的规定就不该被做任何处理。建辽发(2009)244第27、43条详细规定了“待岗”的工资标准,第二十七条 员工在试用期内的工资不得低于本单位相同岗位最低档工资或者劳动合同约定工资的百分之八十、员工工 资收入不低于总行规定的两个标准、即在岗员工能够履行岗位职责、考核合格的,其月工资不得低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标准;不在岗员工在扣除“五险一金”后,月均工资不得低于单位所在地最低工资标准(辽宁本溪最低工资标准为1320元)。第四十三条 员工待岗,应解除原岗位职务,不再享受原岗位职务待遇,待岗期间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标准发放待岗工资,不参加绩效工资分配。建行给我发的是最低生活费518元(参见待岗通知书)也不符合文件规定。所以本人不应该是待岗人员。不是待岗人员就不该服从所谓的“待岗管理”,理由充分正当(既然说无正当理由就要让人说理由)。

四、申诉人无法服从被告的“待岗管理”。

假如建行依据的文件都有效。刚才的案情回顾中已经提及申诉人去申诉和上访,属于申诉人维权过程,这是申诉人的权力,也符合建行相关文件精神。从2016.10.14起建行就开始阻止申诉人进入被“待岗”的地点了,申诉人怎么服从待岗管理啊!这边不让进入单位,那边说不服从管理,这是强盗逻辑。法庭可以调阅警察出警记录及我的电话录音。而且建行的“待岗管理”就只是针对原告一个人,也没有需要申诉人学习的业务,只是交给申诉人几份建行的规定,也正是通过这几个规定,申诉人才坚定了申诉的决心。要求申诉人在一个封闭小黑屋面壁思过,形同关禁闭,这已经涉及侮辱人格。还有建行给予申诉人“待岗”的待遇是最低生活费,生活费就不必坐班不必服从建行管理。

五、建行提及申诉人“威胁恐吓领导”站不住。首先“威胁恐吓”这是个刑事问题,与劳动纠纷毫无关联,其次建行作为企业无权定义刑事罪名。把“威胁恐吓”作为解除劳动合同的依据不成立。因为《劳动合同法》及《中国建设银行员工违规处理办法》都没有这个内容。即使(2009)244号文件有相关内容也是与劳动合同法相背离的,应该被视为无效。

六、原告没有违反任何企业规章制度。纵观建行所有规定,原告发布邮件的行为都没有任何违规之处,只有被告偶而提及的建辽发(2015)987有相关规定,但该规定属于没有经过公示且属于事后印发的文件。(被告给原告的“待岗通知书”、被告给其他员工的处理决定书、被告对原告的接待谈话记录均可以证明就连原告也不知道(2015)987号文件。

七、为什么说法院是枉法裁判。三级法院(本溪市平山区法院、本溪市中级法院、辽宁省法院)及本溪市检察院。均以“待岗”已经审理过与本案无关为由剥夺申诉人的辩论权利。前面说过“待岗”时提起过诉讼,三级法院均没有受理,何来审理过?“待岗”咋就定性了?依据最高法司法解释不服仲裁起诉后仲裁结论作废。不服从待岗管理要确认当事人是否待岗身份,待岗管理是否合规,拒不参加待岗培训还要确认是否存在待岗培训。以待岗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却不许提待岗简直无耻。既然说待岗属于企业内部事物不予受理那么以待岗为由解除劳动合同至少也不该受理。起码让建行换个理由解除劳动合同。或者让申诉人先找主管部门求得待岗合规性定性再审理。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还要确认申诉人是否属于严重违反,审核严重程度,因为劳动合同法规定不严重违反都不能解除劳动合同。而这些一系列规定动作三级法院都没有进行(可以参见判决书)。在申诉人已经提出该解除违法的情况下,不去答疑是否违法。严重属于枉法裁判。

综上所述,辽宁本溪市平山法院、本溪市中级法院及辽宁省法院的判决属于枉法裁判,本溪市检察院不履行法律赋予的监督职能属于玩忽职守。这样审理案件,等于把一个合法守规的人员毫无理由的随意解除,试问这样下去岂不人人自危。制定法律法规岂不成了一纸空谈。给社会赖以生存的环境破坏殆尽。如果我们都对这样的事物冷漠对待,下一个被解除被判刑的可能就是你。目前司法程序已经走尽。只剩向省法院申诉的一步了,如果还不能解决,我也只好走进上访的大军了,这关乎我的清白和后半生的生活,我是绝不会放弃的,如果诉求不能解决,任何手段我都不能保证。恳请大家帮助我,让法院启动重审,撤销那些不合法的判决,恢复我的工作。让社会回归正常的秩序。

来源链接:https://xw.qq.com/cmsid/20181129A0VIE900?f=dc

中华城市网免责声明:
本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华城市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更多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