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女性天地 >

《芳华》背后的这个女人,把自己的“芳华”活成了传奇!

作者:城市   来源:未知  点击:  更新时间:2017-12-18 19:28

  正在热映的电影《芳华》讲述了部队文工团里,一群年轻文艺兵的芳华岁月、悲欢离合。

  除了导演冯小刚,另一个不得不提的人物,是小说《芳华》原作者、本片编剧严歌苓。她多彩的经历毫不逊色于任何电影的情节。

  冯小刚电影《芳华》剧照。片方提供 摄

  “我能在寂寞中得到能量”

  几年前,冯小刚找到严歌苓,说一起弄一个文工团题材的电影吧,特别怀念那段生活。

  严歌苓同意了,于是便有了如今打动无数观众的《芳华》。

  男主人公刘峰是严歌苓少女时代遇到过的模范英雄式的人物,平凡而善良。他帮每个人的忙,修地板、钉钉子、补袜子、做沙发……

  “那个时候,这样的人就是英雄,他平凡到了最不起眼的地步,但他是具有美德的人。但这样一个英雄,到底可不可以爱?可不可以爆发他作为男性对女性的冲动?”

  严歌苓说,这些思考,是她写这部小说的起因和过程。

  安静的思考对她的日常写作至关重要,她时常主动隔绝社会活动,还曾多年坚持用铅笔在稿纸上写作,不把时间花在网络上。

  待在德国柏林时,她每天早上9点到下午4点关手机写作。那些想联系她的,身处中国的人,在这段时间里很难打通她的电话。

  她留给自己“大把宁静的时间”,而正是这些时间给了她非常大的思考空间。

  “我把写作当上班。我认真,敬业,生活环境安静单纯,没有噪音。”她说。“我能在寂寞中得到能量。我很喜欢寂寞,寂寞和孤独是两回事。”

  冯小刚电影《芳华》剧照。片方提供 摄

  那些耳熟能详的影视剧,都改编自她的作品

  其实,有许多为人们所熟知的影视作品改编自严歌苓的著作。

  例如《金陵十三钗》:

  改编自《陆犯焉识》的电影《归来》:

  《小姨多鹤》:

  《小姨多鹤》剧照

  以及同名电视剧《当幸福来敲门》、《第九个寡妇》等。

  而身兼作家、编剧二职,严歌苓对文学与影视剧的关系见解颇为独到。

  “处在媒体大爆炸的时代,不可能像19世纪那样只在家里读小说。我也很感激每一个从我的小说中看到改变影视作品可能性的人,不管怎样,我觉得这是件两全其美的事情。”

  但同时,她又认为写影视剧是个很大的干扰,不如写小说那么有独创性。

  编剧是一个很有技巧性的工作,而她又恰恰不太喜欢技巧性太多的工作。

  “有一定的专业训练与职业素质是对的,但太多的时候我的自由创作要被导演锁定在一段时间内,会设置交稿期限与条件限制。这会让我感觉不自由。”

  想实现的东西,一定会实现

  “歌苓写小说很用功。”这是严歌苓兄长严歌平的评价。

  的确,严歌苓是出了名的勤奋刻苦,这种品格她自认为是来自母亲的影响。

  写《小姨多鹤》,她专门跑到日本住进长野一个村子,了解日本人的生活习惯、思维方式。写《妈阁是座城》,为了刻画赌徒的心理,跑到澳门赌场掷金“体验”。写《陆犯焉识》时,又特地去青海劳改农场采访。写《第九个寡妇》期间,她又过上了作家加非洲农民的生活……

  图为严歌苓。

  除了勤奋,严歌苓对写作素材的选择,也有一股特别的“固执”。

  故事背后若没有超越故事的另一种意向,那就不能动笔;若故事主角本身不能得到自己发自内心的认同,也不下笔。

  她对“故事”的理解,可谓极深,而这种理解力源于幼年时代——小时候,编故事正是严歌苓最喜欢做的事。“我认为多读书的人是可以成为作家的。”

  4岁识字的她,从小就有阅读的习惯。父亲萧马引导严歌苓读鲁迅短篇译文,母亲要严歌苓看《白求恩的故事》。

  而影响她最深的作家,是19世纪浪漫主义诗人拜伦。

  有一年,她接触了对她的一生有特别影响的《拜伦传》。她对那位因为暗恋的女生一句话而坚持一生少吃的“胖瘸子”(拜伦)十分敬佩。

  “那种铁一般的意志真的很鼓舞我。三十年我每天必须坐在写作台旁,这种内在的自律就是源于这本书。”

  《拜伦传》在严歌苓心中留下了这样一种信仰:想实现的东西,一定会实现。

  传奇的异国恋情

  1989年,严歌苓在美国芝加哥哥伦比亚艺术学院攻读写作硕士学位。其间,她打工挣房租,学业繁忙,生活异常艰苦。

  一天,一位女友从外地打长途电话给她做媒,让她去见一位美国外交官。严歌苓在女友的公寓准备晚餐,女友外出买东西去了,一个年轻的大个子美国帅哥敲门而入,脖子上的吊牌写着,“美国国务院劳伦斯·沃克”。

  两人握手的一瞬,劳伦斯竟然操着一口流利的东北方言说:“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严歌苓顿时感到亲切和温暖,她眨眨眼睛调皮地说:“你的中文讲得果然很好! ”劳伦斯得意地说,“我曾在沈阳任了两年的领事,会说地道东北话呢。”

  严歌苓在厨房做饭,劳伦斯则在一边跟她聊天,幽默的话语常常逗得严歌苓大笑,彼此就感觉非常默契,像认识多年的老朋友。

  此后,劳伦斯花了很多心思和严歌苓约会,他常领她去参观各种博物馆,从艺术到科技,从天文到历史。严歌苓喜欢上了身材高大、幽默而博学的劳伦斯,喜欢和他一起用中文天南海北地聊天,这个异国男子给她带来了一抹生命中的阳光。

  严歌苓与读者互动。记者 上官云

  此后,尽管经过诸多曲折,劳伦斯和严歌苓还是于1992年在旧金山顺利完婚。劳伦斯的那份镇定、从容让严歌苓心里有了一种永恒的安稳。

  “我和劳伦斯生活得非常幸福,他做他的工作,我写我的书。尽管他是个中国通,但对于我的写作工作,他完全是个外行,但他还是会给我提出很多新鲜的建议。比如我在完成《扶桑》的创作后,对小说的名字发愁,总是想不出一个恰当的书名。劳伦斯见我愁眉不展,便让我把故事梗概讲给他听。

  听完后,他沉思了一会儿,说:‘故事里的主人公叫扶桑,那小说就叫《扶桑》的故事好了’。我听了暗笑,这么简单的事还用他说呀?但后来我静下心后,觉得他的建议未尝不可,用‘扶桑’这个名字简单明了,又可以点题,便采纳了他的意见。”

中华城市网免责声明:
本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华城市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更多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