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女性天地 >

马艳丽:女人的强大和坚韧是在骨子里面

作者:城市   来源:未知  点击:  更新时间:2017-12-18 19:26

  网易财经12月18日讯 2018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是“新经济 新改革”,数十位中国财经领域的经济学家和顶级智囊齐聚论坛,讨论当前中国经济最为重要的热点议题。

  在“ 女性领导力 ”分论坛上, 国际名模、Maryma高级时装品牌创始人马艳丽表示,女人的强大是在骨子里面、血液里面。近几年我们看到很多一些,不管是哪个领域的,商界或者是什么什么界的一些人在扛不住压力的时候跳楼自杀,为什么没有女人?因为女人很强大,她不但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同时回到家要照顾孩子,要打扫自己的家,同时要把自己的生活经营得井井有条。

  以下为现场实录:

  吴婷:特别感谢网易的邀请,我们今天这么多优秀杰出的女性能够同台,我非常荣幸。今天虽然人不多,只有七仙女,但是分别来自产业界、投资界、艺术界、学界、传媒界,我们在这里要展开一系列的对话。

  刚才李教授说到女性为什么干家务比较多,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因为男性活儿不细,男性在家打扫卫生我不放心。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是被解放的女性,都是要解放中国,解放时代的。首先我们有请各位杰出的女性先做一下自我介绍。

  马艳丽:大家好,我们这个女性论坛好像缺乏一点热度,稍微有点小遗憾。

  很高兴再次来到这个的论坛,因为去年这个时候我也在这儿跟很多朋友分享了一些自己所在领域的一些感受。我是马艳丽,第二次来到网易经济论坛。我自己在做一个高端定制的时装品牌,名字叫Maryma,服务的都是一些高端人群,现在人群也在逐步越来越年轻。所以我也希望在座的朋友们将来有一天能够穿上Maryma,希望能够更多的传播我们自己中国的本土品牌,谢谢!

  王静:大家好,我是探路者的王静,非常高兴今天能够给大家来谈一谈关于女性的话题。我想一会儿把时间留给主持人来问问题。

  赵何娟:大家好,我是钛媒体的创始人、CEO赵何娟,很高兴受网易邀请来到网易经济学年会。钛媒体是一家新型的传媒集团,我们有三大板块的业务:一是传媒,以科技为核心的媒体业务;二是数据和创投服务,上面汇集了现在中国最多的科技领域的创业者和投资数据;三是科技产品推荐,生活方式的业务。这是我们大致的介绍,一会儿再详细交流。

  吴静:大家好,我是启明创投的吴静。我是从事风险投资行业,主要投资的方向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大的消费领域。我在从事创业投资之前也是在一个以男性为主的行业,我以前是学计算机的,我做过软件研发,在美国甲骨文公司负责软件研发。后面在哈佛商学院念书之后转到商务领域,期待一会儿和大家有更多的交流。

  史蛟:大家好,我是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的史蛟。今天非常荣幸能够跟这么多杰出的女性同台进行探讨和交流,我现在研究的领域是宏观经济学,非常荣幸作为今年我们刚成立的萨金特数量经济与金融研究所的副所长,在日常合作中进行一些关于中国关于经济议题的讨论,谢谢大家!

  李玲:我是北京大学国发院的李玲,这些年关注医改的人应该都知道我。我对女性问题一直特别有兴趣的原因,因为我是80年代去美国留学,那个时候自己不觉得中国女性的地位高。现在回来看一看,我一直在呼唤,就是希望我们的90后、00后们能够赶上世界的潮流。

  吴婷:谢谢各位!

  我也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婷,嘉宾传媒是《我有嘉宾》为核心的传媒产品群,还有以《我有嘉宾》为核心的教育产品群。我们是一个视频访谈节目,在做节目的过程当中,其实我发现我们翻来翻去,男性的企业家比较好找,我们刻意的找一些女性企业家的时候,发现数量是绝对少的。我找了一下原因,因为有一些投资人,还有女性投资人说,我们不投女性创业者,所以女性创业者成功的概率就小一些。吴静你作为一个女性投资人,启明创投是什么样的理念?你怎么看待投资人说这样的话?

  吴静:我听到过这样的话,但是是很少数。启明这边对于男性创业者和女性创业者是一视同仁,我本人投资过非常出色的女性创业者,而且是核心创业,并不是作为一个联合创始人。所以我本身觉得男性和女性在创业领域和做企业领域都可以做得非常好。

  吴婷:我们点对点的解决一下好奇心的问题,另外我们互相好奇一下,互相提问,另外我们在为今天的女性创业者出谋划策。吴静在你投项目的过程当中,你观察男性创业者和女性创业者之间比较大的区别是什么?

  吴静:我觉得都挺个例的。我们从事的每一个案子差别都很大,每一个案子考虑的因素,除了人之外,其实有很多其他复杂的因素,很难一下总结出来。但是如果说一些大的规律,首先女性创业者的绝对数量肯定远远小于男性创业者,但是我们也看到了非常多的优秀女性创业者。我认为女性创业者在有些地方,比如表达方面可能更突出,在跟投资人沟通方面,有些做的是非常好的,把条理理得很清楚。劣势方面可能也有,我其实比较喜欢看到更多的女性创业者是有很强女性特点的,比如服装女性做得很好。我非常希望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创业者做更广阔的一些事情,选择的领域会更广阔一些。

  吴婷:谢谢静总,静总说到时装行业也是比较适合于女性的。

  我们再问另外一个静总是王静总,你从事是服装行业,但是好像你做生意的客户更多的是男性,当时为什么选择一个客户更多是男性的行业?如果你是一个男性,和今天的女性做这个行业有什么区别吗?

  王静:首先我不认为创业分男性和女性。用我自己作为一个例子,我从来没有觉得我自己身上有什么天花板,我从农村出来,读完初中就去工作,然后去创业,探路者是从1999年开始起步,到2009年上市,到现在一直是行业第一的位置。所以我不认为创业分男性和女性,也包括我的生意,你设定的这个问题是跟户外相关,尤其是极限户外就会想到男性。实际上在我们的生意比例上来讲,从开始的时候,可能男性多一点,占到百分之六七十,现在几乎接近了,我们的男性和女性的用户比例非常接近。

  实际上这个背后体现的是社会的进步,我想最后实际上是差不多的,因为代表家庭的出行未来会越来越多。在极限运动方面,可能男性偏多,而在企业创业也是男性偏多。我上周末参加创业板的董事长会议,三十几个人只有两个女生,确实在这个制高点上好像有一定的难度或者天花板。但是对于我个人而言,我对在座的姐妹们说,我们是没有天花板的,天花板是自己给自己设立的。只能说我们的社会可能会更多的把女性定位到家庭,这个完全在于你的意识怎么想,如果你不是想到一天到晚就只是负责孩子,依然可以像男人一样去工作。如果这是你心里面特别愿意的,我想说你跟男性实际上是一样的。在某种程度上,有很多的工作可能你会更有优势,包括设计、艺术,我觉得这些都是女生最好的选择。所以我这份工作,实际上一方面我是非常喜欢户外,另外一方面我非常喜欢设计。我们家自己的第一顶帐篷也是我亲手缝出来的。所以我不认为把男性跟女性区分得那么开,只是你的兴趣点在什么地方而已。

  吴婷:谢谢静总。静总不是一般的女人,已经把公司带到上市,而且很多年了。你有可能不服,但是我们能看到这个现象,创业板的会议上只有两个女董事长。刚才李教授说了,常委里也没有女性,女性更多的是成为一个点缀的作用。李教授,你觉得这个原因是什么?

  李玲:我觉得咱们实事求是,过去特别是政治上,中国的政治生态环境反腐,我们期待总书记的反腐,重塑中国的政治生态环境,还我们女性公平的竞争,尚未有这样的机会。

  商界其实是我们女性自我意识,整个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经济里面,刚才说了,女性比较谦让,其实好多公司干活的都是女的。女性有奉献精神,她不去抢,不去争,自我意识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很愿意去奉献,去辅助别人。但是我觉得,我们女性可能到现在这个地步,更多的要给自己定更高的要求,更高的目标。男人能干的女人都能干,主要是你想不想,到关键时候别去退。而且我自己这些年,从国外到国内看,其实我觉得女性企业家,包括为什么全球现在女性政治家也在舞台上?女性有男人没有的优点,就是综合协调能力特别强。男人基本上比较单点,就是他们很专注,干一个事就是这一个点上,但是女性可以同时干很多事,这是女性的特征。就像你回家做饭,水烧上了,米淘上了,同时还在洗菜、切肉等等。让男人就是干一个,先切肉,一个一个来,而我们现在更需要的是协调和综合。为什么全球女性都走到了舞台的中央,就是女性的特征,但是这个必须自己去奋斗,自己不奋斗,什么都没有。

  吴婷:谢谢李教授。刚刚说到,更多的女性是有奉献精神的,既不争也不抢,但是每个行业不一样,自己所在的位置不一样,所需要做出的抉择也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媒体,前一段时间在乐视贾跃亭的事件。钛媒体是我非常敬重的媒体,赵总也是我非常敬重的媒体人。甚至有一个新闻非常爆炸,贾跃亭邀约你去美国喝茶,何娟发出了一个报告,说我们欣然邀约。当时我特别心疼,何娟我们是校友,她又是我非常尊敬的媒体人,她那么瘦弱,还是一个女性,我不知道台前幕后明争暗斗都发生了什么。你觉得做媒体,女性好还是男性好?

  赵何娟:这个问题我觉得有点太绝对了,应该没有说做什么事情是女性好还是男性好这样的一个特别黑白或者是绝对的选择提。从我的角度来说,我所处的这个领域,这个行业,我处在科技领域,我自己有时候觉得作为女性挺孤单的。因为我们钛媒体的用户,70%甚至在某些产品上面80%都是男性。我们的客户80%以上都是男性主导的企业,包括我们出去采访的对象,也基本上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男性企业家。我觉得今天还是很惊喜的,有这么多各个领域女性成功的代表。在我所在的科技领域里面,这个问题是特别突出的。刚才几位老师讲得很好,就是我们应该有什么样的心态去看待不管是商业还是自己怎么去奋斗的问题。我从自己做企业,我其实也是一个创业者,我只是在传媒领域里面创业,在新媒体领域里面创业,现在大家觉得钛媒体做得还不错,仅此而已。但是我自己是一个创业者,从做企业的角度来说,其实我也不得不承认女性还是有很多的在职场里面遇到很多问题,也会有很多的问题。如果我们不能正视这些问题的话,我们很可能就会失去很多像男性一样的机会。

  首先我作为企业的创始人和管理者,我就给公司明确提要求,所有的面试,陌生女性的求职,绝对不能问一个问题,你有没有结婚?你想不想要孩子?这两个问题绝对不能问。至少从我的角度来说,真正优秀的员工和优秀的职场的人,她不会因为他结婚和生孩子改变自己的轨迹。我自己的孩子已经很大了,我了解在很多企业里面,这就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作为一个员工,或者作为一个职场女性,从比例上来说,我们自己的观察,的确很多女性的员工可能也因为家庭的关系,从比例上来说更多的会有“公主病”。刚才大家都说了很多好的,我就说一点不好的。从个人的角度,还是从企业的角度,我也是希望只要是大家在职场里面工作,还是自己职业生涯的规划,我觉得首先对自己的定位是最重要的,自己想做什么目标要非常清楚,并且怎么达成目标,路径也要非常清楚。不管别人怎么看,所有的事情都是外因,不要觉得这个公司或者这个企业、这个社会对女性怎么样,我觉得最终都取决于个人。

  在过去做媒体的时候我是调查记者,在调查记者里面女性本来就很少,因为女性做调查比男性天生有很多的劣势。比如半夜12点你敢不敢上山?对于女性来说,天然就会觉得有点害怕,一定是风险更高的。比如说去蹲守的时候,你会不会遇到突发事件或者危险?做调查一出去就是一个月、两个月的蹲点。你的家庭,你的孩子怎么办?这些都是很现实的因素。所以在这些很现实的因素下面,在这个领域出来的女性的优秀调查记者就是比男性要少。在企业也是一样的,在科技领域,其实在其他领域里面也是一样的,你做企业要面对非常多的坎儿,不仅仅是自己有斗志就够了。你要去竞争,你要去承担很大的压力。甚至就像马化腾说的,我担心三个月之后公司是不是就要倒闭了,到现在他都说有这样的焦虑。女性自己能不能化解这样的压力,能不能去扛过这样的压力?另外就是对于创业者来说,对于男性创业者其实很重要的就是要找女性合伙人。对于女性的创业者,很重要的就是要找到合适的男性合伙人。

  吴婷:谢谢何娟,特别精彩,我对你的发言特别有同感。我在电视台近十年时间也是做调查记者,我们也是半夜出去寻枪,当时我和搭档一起被当地的法院关起来出不来,这样的状况我们都经历过,今天我出来了,把当年跟我一起寻枪的搭档拉过来一起创业,的确要找一个很好的合伙人,但是不是每个女性都是很好的战士,能够带领部队去冲锋陷阵打仗。2016年中国女性劳动者平均收入税前是4490元,比男性平均工资,这位男性你笑得很开心,你觉得是高还是低?比男性低多少?一半吗?你想得太美了,比男性平均工资低22.3%,出现这种差距的原因是什么?问一下史教授,您用经济学的角度分析一下。

  史蛟:我觉得这种差距,首先像刚刚李教授说的一样,首先我们看到的男女之间,应该说薪水的差距并不仅仅是一个中国现象,应该说是全世界范围之内都看到的一个很奇怪的所谓同工而不同筹的现象。其实我们把男性和女性的,我们分门别类地看,两个员工,一男一女,从事的是同一个职业,他们之间依然有一个薪酬的鸿沟。这个是从哪里来的?现在应该说是在劳动经济学里面研究得非常多的一个话题。总结来看,我觉得主要是两个原因,首先第一个就是应该说女性和男性之间的,就像李教授说的,他自己的一个自我认知上,我们其实看女性各男性在能力上,我们在学校里面,北大的女性要多于男性的,我的感受特别深刻,我们自从创业以来,我们永远都有一个男女不平衡,女性其实要多于男性的。但是我自己的执教经验来看,我们的女同学在不管是天分上还是努力上,比之男同学应该说一点都不差,很多时候还是有过之的。但是为什么在她们毕业之后变成了这样一种局面?她们拿到的薪水反而要少于男性,甚至说我们走到CEO这个层面,刚才李教授也说了,去年的数据我特别看了一下,在去年财富500的CEO之中,只有21位女性CEO,就是优秀的商学院出身的大多数变成了4%的比例,造成这个鸿沟的原因是什么?

  首先我知道的就是男女之间,我们看大范围的研究,有一个所谓的自信心的落差,这是什么意思呢?今天在这里坐了那么多优秀的女性企业家,我相信对最顶尖的女性来说是不存在的,但是我们看一般普通大多数,还有平均,我们发现男性总是对自己要更加充满自信心一些,在国外的研究一个很有趣的是一个大学的教授研究,问他商学院即将毕业的男生和女生,问你们觉得你们今后到市场上,你们应该得到什么样的报酬?他发现,同样能力的男生和女生相比,男生给出自己的报价就是比女生多出20%。可能会问,他自己觉得自己多出20%,难道他最后就应该多拿20%吗?

  接下来还有第二个研究很有意思,这个研究发现,男生实际上在学校的时候会连续,应该说他看到的能力要超过自己想象的能力。考试之前问男生和女生问自己的成绩会是多少,男生比较高估自己的成绩,这个高估在学校里面不好,高估自己的能力,考试之前不会进行充分的复习,所以在学校我们看到女生和男生是同样优秀,而且有一个著名的女权主义者、经济学家说了一句话,她说这个世界如果按照学校的形式运行的话,女生早成为世界的主导者了,但是现实社会不是这样子的。现实社会是很多时候没有办法很容易地去分辨一个人的能力到底有多少,她自己表现出来的自信心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你对这个人的判断。我们通过实验,通过控制数据的研究,我们确实发现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的判断,他的自信心特别强,他其他能力相等的情况下就会拿到比较高的报酬,甚至会影响到他周围的人,他周围的人会因为自己对自己的自信心特别强而对他有信心。我相信在商界这也是非常常见的事情。造成一个结果,就是在学界大家都熟知的,女性在研究之中,她要达到升职要求的百分之百才会向自己的上司要求升职(西方的数据),男性达到60%就觉得可以要求升职了。自信心上的差距可能跟文化、传统相关,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工资上(薪酬)上的鸿沟。

  第二点,我相信各位都已经讲到了,女性确实在社会之中有一个社会地位或者是社会对她预期的一个不平衡。女性在每一个社会之中都被认为,几乎是天经地义的,就是你需要去承担家庭的角色,很多时候有这样一个社会预期在,你很难从其中挣脱出来。我们也看到一个研究,在商学院的学生刚刚毕业的时候,男女在同样的岗位上拿到的薪酬是差不多的,薪酬的差距在步入职业中间场的时候开始逐渐扩大。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再细看的话,很多女性确实就是选择了放弃那种需要她投入大量的联系的时间和精力的工作,这些工作通常情况下也是回报比较高的。比如说律师界有一个研究,同一个律师事务所,为什么女性的收入要低一些?如果从律师这个行业再细分的话,我们通常会发现男性会选择从事那些需要高强度、高投入,一天工作16个小时这样子的行当,他做的就是这样的事业。而女性通常到了一定的政府,她会有一种家庭的呼唤,她需要考虑生儿育女,她会考虑如果我的丈夫跟我一样勤奋的话,我们其中一个人会做出牺牲,而女性在这个时候会自动地选择做出牺牲,同样在她的职业之中就选择一个比较轻松的路径,这是一个原因。

  吴婷:谢谢史教授给我们带来这么详细的科普。不管怎么样,总有一些行业,女性是更擅长的,比如艺术,马艳丽是一个熠熠生辉的明星,无论是当年在台前,现在你还在台前吗?

  马艳丽:之前一直走秀,应该是18年前,上世纪了。

  吴婷:在我看来您是台前幕后游刃有余,从一个明星变成一个创始人,包括现在在培养明星。我们觉得我们有一些共同之处,我原来是主持人,现在一大半时间退居幕后,在做更多幕后的工作,刚才有一位摄影师,他很开心地跑过来说:“吴婷姐,我们合影吧,我爸爸妈妈很喜欢看你的节目。”那一刻我的心情是难以描述的,你伤害了我。

  马艳丽:这个一点都不意外,这个话我都已经听得在我的记忆当中已经是一个习惯了,不是伤害。

  吴婷:已经麻木了。其实在国外也好,中国也好,礼节当中都不打听年龄,但是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您怎么看这样的一个问题,女性的创业者。

  马艳丽:我觉得前面几位社会精英,特别是女性的成功,其实我觉得作为女性、作为女人真的为自己的同性感到很骄傲。我从小一直追求的就是男女平等,甚至有一点女权主义,但是小时候可能不太懂。在我记忆当中,在上小学的时候,有男生欺负女生,我当时就有一种心理上的不满,凭什么男生做女生不能做?有些事情。这种心理在我的成长过程当中其实占的时间和周期还是蛮长的,之后导致某一天我又突然抡起椅子(是有原因的),我把这个男生爆打一顿,这是小学六年级刚刚转到一个新的校区的时候,我经常看到一个高的男生欺负女生,我就想凭什么,所以发生那一幕。但是慢慢长大以后,我走进模特这个行业,去到上海那么一个繁华的大都市,你会看到很多事情,你会觉得为什么这样?好像是不公平的,为什么很多事情男人可以做,而女人不可以做?所以心里面有很多这样子的问号。其实我觉得这样的经历对我来说也蛮好的,导致我在走到一定的阶段的时候我就在想,我这个阶段走完以后,下一段该怎么走?我是因为有好的铺垫,为我的人生另一个阶段做一些准备。所以那个时候其实,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当时从运动员到模特完全是上天对我的一种恩惠,对我的一种安排。因为运动受伤,导致退役之后参加模特大赛拿了冠军,所以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所以在获奖以后,我就想我下一步要做什么,过程当中我知道我是女性,就开始进修学服装设计,去沿着自己走的这条路继续延续下去。因为T台模特的优势就是让我比别的设计师多了很多的优势,就是看到太多的服装、看到太多设计师的作品,看到太多美丽的衣裳。对我做设计来讲少走了很多弯路,所以这个决定其实对我来说是非常理性的,一直到后来在没有毕业的时候,胆大包天地做了自己的第一场秀。其实那个时候现在想想,胆子真够大的,第一,没有太多钱,第二,没有公司,第三,没有团队,“三无”的情况下做了人生的第一场秀,这场秀就叫“就这样”,通过这三个字就能感受到我当时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心态,就做了这样的一场秀,那场秀到现在也是一个历史,也是大家比较难忘的秀场。我第一次请了当时在北京,1999年,第一次请了在北京唯一的一家餐厅的现场乐队,广式餐厅,现在早就没有了,我相信年龄稍微大一点的朋友会知道,我把他们请到现场,所有的衣服全部是白色的。其实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因为全场是白色的话,对在座的各位嘉宾会有审美疲劳,但是就这么做了,一直到后面的几场发布会,每一次对我来说都是挑战、都是突破,但是我真的很开心地跟大家分享,我觉得每一场秀对我是挑战,是一个新的台阶,但是这个过程当中我真的特别大的收获,每一次秀完了之后我都有特别大的一种满足感。因为在我自己的这个行业里面,我有在学习身边同行,也是在看这个社会的发展,当然你会随时地去留意,在这个行业当中整个的变化。所以我觉得一路走到现在,创建自己的品牌,我觉得真的是挺幸运的。不同的阶段总是碰到好人,总是碰到良师益友给你关键的指引,一直到今天品牌做到第13个年头,我拥有了很多自己的固定的客户,包括潜在的客户的开发,最重要的就是我的客户都是社会的精英,不管男性还是女性,在和他们的合作中对我也是成长和进步,我们生活和工作在一个非常美的世界。苦的时候也非常多,我也偷偷哭过,掉过眼泪,因为压力太大。但是我觉得人生很有意思,不管在哪个年龄段、在哪个领域、在哪个周期当中一定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我觉得就像刚刚李玲教授讲的一样,其实你没有认清自己,你知道自己是谁,你要干什么,怎么做,把这些事情搞清楚的时候,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一定能把这个事情做好。

  最后一点,我想说我们女人真的应该加把油,为什么常委当中只有男人没有女人呢?女人没有这个能力吗?刚才几位分享的时候我突然想到这个问题,男人有男人的优势,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绝对的好和坏,或者错和对。我想在近几年,社会上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一件什么事情之可能说起来大家都会觉得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就是说男人在遇到事情的挑战和压力的时候的表现和女人的表现是完全不同的。我想在这么多年创业当中也有很多创业的女性都很成功,难道她们没有碰到过压力吗?没有过焦虑吗?一定有,男人也会有,但是在近几年我们看到很多一些,不管是哪个领域的,商界或者是什么什么界的一些人在扛不住压力的时候跳楼自杀,为什么没有女人?因为女人很强大,女人的强大是在骨子里面、血液里面,她不但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同时回到家要照顾孩子,要打扫自己的家,同时要把自己的生活经营得井井有条,但是在自己工作的领域里面一样很优秀,我觉得这样的女人是有的,在我们中国是有的,像刚刚李玲教授演讲讲得特别好,呼唤新女性,所以我也期待在座的很多年轻的朋友们,真的能够努力地像彭妈妈一样做一个时代的新女性。

  吴婷:特别好,谢谢马艳丽。接下来的环节虽然说女性更加坚韧,虽然女性有很多特有的优势,比较细腻、比较敏感,但是一定会在日常的过程当中,生活也好,工作也好,遇到很多的困惑、焦虑,今天我们就互相地提问、伤害、解答,互相地交流一下。我们用快问快答的形式,这样给主办方节约一些时间。我跟赵何娟先做一个示范,赵何娟,咱俩孩子差不多,你是怎么平衡工作和生活,以及照顾孩子。

  赵何娟:你怎么知道咱俩孩子差不多大?

  吴婷:你比我大一点,都晒朋友圈。

  赵何娟:我其实平衡得不是很好,说句实话,但是同时我也认为,包括新女性这一点,我也认为,我觉得带孩子不应该只是女性的责任,如果我们自己是对事业有追求的,并且也对家庭有担当和贡献的,我觉得我们因此鼓励身边的男人更多地承担家庭的压力。

  吴婷:好样的。赵何娟,把问题接力下去吧。问一个你现在困惑的、焦虑的问题给别人,给任何一个人。

  赵何娟:对我来说,我现在一直以来都是记者出身,就很擅长提问,但是问焦虑这个事情,把自己的焦虑问给别人的事情我是特别不擅长,因为我从来不把自己的焦虑问给别人。我想问李玲教授,李玲教授可能不记得我了,但是我十几年前做记者的时候就采访过李玲教授,那个时候是因为医改的问题。但是我一直很佩服李玲教授,在学界一直很敢于发声,去批判医改的问题,在这个过程里面你有没有受到压力?怎么解决这些压力的?

  李玲:谢谢,压力当然很大,尤其大家都知道经济学界也是男人的世界。我最早回国工作的时候,一个院子里面就两位女性,如果你要想发自己的声音,有自己的观点,一定是有反对方的,其实我自己的感受就是女性其实还是自己不够坚强,其实女性只要,像我是逼得没办法,退不下来,但是你顶住压力以后会发现,其实女性的抗压能力要强得多,就像刚才马艳丽说的,为什么跳楼的没有女性?女性的韧性是生理特征决定的,韧性很强,反正就这样了,再往前走一步光明的未来就在照亮你。

  赵何娟:我补充一点,科技圈里面有一个非常非常有名的企业家,很低调的企业家,他曾经遇到过很强的竞争,整个公司都差不多要倒闭了,但是现在这个公司已经是全球500强很大的公司,但是就在它要倒下的时候,是女性合伙人扛起了公司的大旗,让这个公司熬过了著名的冬天,最终走出来了,最终这个男性的企业家抑郁症已经出来了。

  李玲:我想补充一下,如果女性熬过了这个冬天,你的人生也上了一个台阶。所谓女性的美,特别是到了,大家都知道女性是有生理周期的,在每个女人到了这个年龄以后,容貌就不在了,但是我觉得30岁以后的女性的美就是在每一步熬出来的,内修出来的,这个时候你的美是抑制不住的,就像秦怡大家多知道,她的人生其实非常不幸,但是你看90岁的老太太都能那么美,我觉得女性应该以她为榜样。

  我想问艳丽,我觉得你的人生很不简单,你能不能把你的生活多给大家分享分享,给他们一些人生的启迪?

  马艳丽:在座有单身男性吗?都不敢站起来吗?因为我是单身,我这么有勇气。今天主要是一个女性论坛,所以在座的男性难为你们了,如果我坐在台下的话我一定会举手说“我”。

  吴婷:现在男性都没有女性敢担当。

  马艳丽:我特别感慨刚刚李玲教授的演讲。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时代,但是又看到很多案例和一些数字,说这里没有女性,那里没有女性。为什么女性的工资比男性的工资低?在我的公司,女性的员工比较多,另外绝对不会因为你是女性,你的工资就比男性低,在我们公司不存在这个问题,往往在我们公司都是女生欺负男生。

  刚刚李教授问我的个人生活,我觉得我是活得很自由的一个人,因为我的经历比较多,这一点我一直认为是我人生活到今天我最富有的一部分。因为我从运动员到模特,到设计师,到自己创业,我也做很多公益,也是一个妈妈,也是一个女儿,身上有很多责任,有责任和担当,压力非常大。还有一点,我是一个单亲妈妈,我还要照顾我的孩子,比如这一段时期她闹青春期,我很焦虑,很头痛。但是我也看到了孩子优秀的一面,我又觉得作为一个母亲我特别骄傲。我说你太牛了,你怎么那么厉害呢?你怎么能第一天上课一脸全蒙,到两个月之后成了班里的学霸?我都做不到。我上学的时候成绩很好,但是也没有好到这种程度。我也会面对很多问题,包括何娟问到的问题,就是平衡家庭、生活、孩子,我相信谁都会碰到。但是最重要的,首先你要很清楚你是谁,你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你的追求是什么,你的价值观是什么。什么对你来说是最核心的,什么最是重要的?把这些问题搞清楚之后,你再做某些事情的时候,其实这个条理就非常清楚了。

  比如说孩子和工作,我心里很清楚,不管因为什么事情,我今天说好了就要陪孩子的,这个很明确。我想所有的这些事情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会自然而然的去找到一种平衡感,你不会让它们之间发生很大的冲突。这样的话,你会用良性的心态去面对你的明天,你的下一件事情。所以这样一个良性的循环,我相信它会让你的生活越来越好。因为我刚刚讲到,人是非常有意思的。特别是我的经历,我一直觉得,不管在哪个领域里面,包括当时我在运动队,我觉得我感恩,那是我人生的一笔财富。到了模特的生活又给了我另外的财富,到了设计师又给了我另一番的财富。这几段财富的积累带给我,让我觉得我是很富有的人。再加上我有很好的大家庭,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都很好,都很和谐。我有一个很优秀的女儿,虽然她从来都不这么认为。我就觉得这些我特别富有,再加上我有自己的品牌,这个品牌做的可能知名度还没有那么大,规模也没有那么大,但是它是我喜欢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能够看到,通过我的一些设计,我的一些经验,能够让我身边的女性和男性朋友,或者是客户能够穿得美美的,充满自信,很优雅,很潇洒的去工作和生活,那种满足感无可替代,这也是我的财富。

  综合下来,痛苦当然谁都有,但是就看你怎么去平衡,这一点在我的生活当中也同样存在,但是往往正能量的东西会打破负能量的东西,所以最终你的胜利是来自于你的一种心态。

  吴婷:强大的Mary。

  马艳丽:我刚刚一直和王静总坐在一起,这个品牌我很早就知道了,我也知道你们是一个上市公司。因为我是职业病,喜欢琢磨人,她离我最近,我把话筒交给王静总。我一直在琢磨她的整个状态,她在听到一些问题时候的表情、神态以及她的一些反应。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我们都是女人,我们相信也通过自己的努力走到今天,同样我们也改善了很多人的生活,提高了很多人的生活品位。我想在您从事的这个行业当中,刚刚您讲到了,三十多个人开会只有两名女性。我想在你的工作当中,你觉得女性,或者说漂亮的女性在工作当中的利弊是什么?

  王静:刚刚我举了一个昨天上市公司董事长的会议。实际上还可以举一个例子,在极限登山上,虽然大家都认为是男性玩的,在这个里面如果人少大家会认为是劣势,其实我是反过来认为的,我觉得人少是优势。我登顶过三次珠峰,在这个过程当中,你不会认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不会特意去定位你是一个女的。也就是说,你做的这个事情跟他们一点区别都没有,完全是要靠你的能力。作为漂亮和不漂亮,我没有办法去谈,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所以我很难去评定。我觉得女性的美是由内而生出来的,所以刚才我们每个人都在谈我们的生活态度是什么。这个就直接决定了你未来是走向哪里,或者说你给对方的感受是什么,如果我是快乐的,我影响到身边的人一定是快乐的,当他面对你的时候也是这样。

  举个例子,在登山的过程当中,实际上是一件特别极限的事。有人可能都没有办法讲话,到海拔8千米的时候严重缺氧,只需要对方给你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那就是最美的,是发自内心的那种灿烂,就给了你一份力量。所以说我们的心态和态度,直接影响到我们自己做什么,你周围的人对你是什么态度,我是这样理解的。

  我想提问另外一位静姐吴静,我知道你是做投资的,做投行的。我特别想知道,在投行当中男性和女性的优势各自在哪里?接下来我特别想在公司找一个在投资方面非常专业的人,希望你能给我一点建议,是男生好还是女生好。

  吴静:我是做风险投资的,和大家平时说的投行是两回事,投行更多的是一个中介机构,他不承担风险,他做的是把项目撮合成功。我们做的是要把钱投进去,要跟着项目一起成长。最后如果这个项目像王总这样的上市了,我们就成功了,也一起分点钱。如果说这个企业失败了,我们也要承担相应的后果。在这个行当里面,我的观察是,我以前在美国,我入行的时候做投资,第一家公司是在美国非常有名的公司。美国那边的情况我接触很深,其实在美国整个风险投资行业里面,绝大部分都是男性。但是在中国的风险投资领域,有非常多优秀的女性投资人,我们医疗的带头人是女性,还有这个行业大家可能会知道,很多资金的掌门人都是女性。

  李玲:经济学这个专业在国外是男性多,女性没有读她肯定做不了投行,就是首先要学这个。

  吴静:回答王总的问题。在我观察下来,我觉得在我们这个领域里面,这个肯定不是绝对的,每个人的特点不一样,我只能笼统地说。基本上女性一个很大的优势在于她做事情分析的条理性,如果在同样的背景下,她分析的条理性比较好,很深入,很扎实,在这些方面她都会做得非常好。但是相较于男性来说,有的时候看风险会更多。男性也是笼统地说,我们先看到亮点,这一点可能有一点的差异,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所以取决于你的团队是有所搭配,有所平衡的,看你现在团队的情况怎么样,缺什么就补什么。

  王静:听明白了,我需要一个女生。

  吴婷:做风控吗?您的性格是比较敢冲敢闯吗?

  王静:我觉得我是属于敢冲敢闯的人,做决定会非常迅速,只要我看到今天这个事情的时候,在我脑子里面有这个事,我一定马上就要做。我觉得作为一个领导人来讲,还是需要有一个方向性的把握。刚刚讲到女生在这个方面的优势是非常细节,风险控制会分析的非常到位。对我来讲还有一个好处,出差的时候她跟着我还很方便。

  吴静:我想问史教授一个问题,我们今天讲了很多,大部分讲要鼓励女性敢想,敢做,不要被自己的精神各方面的意识束缚。我记得大概2005年,很多年前有一个校长Sandy Summers,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负面报道,就是在我们的论坛上有一个很有名的话,直接说为什么女性在一些科学领域、工程领域的成就不如男性?他当时可能也是给了一些他的推断。其中有一条是,可能天生在创造力方面会有一些劣势。其实他讲的是工程和科学领域,我想引申到各个不同的方面,女性在一些行业里面一定会有特别强的强项,但是会不会有一些领域里面固定的有自己的劣势。我们在鼓励女性勇敢的追求,解除束缚的时候,是不是有些地方也要考虑真的有固有的性别的差异呢?

  吴婷:就是哪些行业不能投,或者是投的时候要谨慎一点,如果你不投我就创一个。

  史蛟:吴静总的问题是超出了我的范畴,在我看过的大范围的研究之中,我肯定不认同女性在能力上跟男性有什么天生的差别,自我认知确实会造成结果的不同。Sandy Summers办公室我记得当时是遭遇了严重的攻击,他当时是辞职了。实际上他当时说的这个话,他尽量还是用一种科学的方式表述出来,但是他说的东西其实有巨大的争议,应该说是很多研究也会问男性比女性是不是有生理上与生俱来的差异,这一点其实必须说确实有生理上的差异。我看过一些科学上的研究,就是说女性和男性在漫长的进化过程当中,一些大脑的构造,乃至于荷尔蒙说确实是有差异的,这也造成了男性和男性之间,我不是说针对个人,就是平均而言,确实有一些特质上的不同。比如刚刚李教授讲到,女性更善于沟通,善于综合的处理一些事情。但是相对而言,我看到一些研究之中他们也指出,女性可能因为自我认知上的自信心稍微不足,她的冒险精神可能就差一点。这个未必是生理的原因,未必是自然的原因,但是这个可能是我们现在这个研究之中所发生的一个比较普遍的事实。

  李玲:补充一点,吴静,因为我跟你一样学的是理,不是科,因为我本科学物理的,我自己到国外去的时候,60后从小受的教育就是没有什么不能干的,所以我本科就是学物理,研究生还是学物理,后来又读经济学。我最开始认识到这个问题是出国以后,国外所有人看到都觉得很奇怪,女孩子怎么会学物理呢?女孩子怎么会学经济学呢?其实这就是社会意识。国外女孩子从小就教育说你是乖乖女,比如国外的第一夫人就是在家里烤烤蛋糕、饼干,做做慈善,为什么希拉里在美国备受争议,克林顿一进白宫她就开始搞政治了,媒体把她骂得(很惨)。整个社会意识就灌输到这些女孩子身上,自己的选择,我觉得从我自己的例子,男女定有差距,各方面的差距,但是从我的经验并没有差距,并不是只有男的学物理、学经济,只要努力都能学到最好。而且中国科学家里面女性是越来越多的。航天、蛟龙都是女性,都是可以的,但是我们要教育我们的年轻一代重新回到平等的意识。只要你去努力,什么都可能。

  吴婷:谢谢教授。还有一点时间,每个人都希望做点什么,让女性在这个社会上得到更好的发展,要不每个人聊一聊,表个态,在这个过程中自己也思考一下。

  吴静:我先说吧,因为我刚才一直在谈这个问题,讲各种各样女性各种优势,其实女性在商场上除了自我认知以外,家庭的问题以外,在政界达到很高水平的比例没有那么高的话,我自己能想到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女性互相扶持的愿望和习惯不如男性强,这是我自己的观察,没有什么依据。但是确实我们能看到很多男性能形成自己的一个圈子,在女性当中这个意识没有那么强烈,我自己要表一个态的话,我是很愿意跟年轻的女性,在国外这样的习惯比较好,国内至少我自己在职场中没有特别多地看到,我是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吴婷:谢谢吴静。

  王静:我能推荐你进中国企业家木兰会吗?因为她说这个我就有反应了,因为我们是有组织的,但是我理解你的意思,女性可能有不同的阶层或者是不同的圈子,大家喜欢的东西不一样,不能抱团,其实这是很好的交流和进步。我是在中国企业家木兰会里面,有很多优秀的女生,到时候我可以做一些推荐。

  刚才主持人讲未来我们做什么,实际上我觉得你的初心是为什么做这些事情,对于我来讲,刚开始创业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为了生活更好一点、更快乐一点,现在公司不光是我的团队,也包括我们自己的产品链,在2018年做绿色供应链,之前一直在做,2018年会推得更加多一些,在这方面的工作。还有就是类似于动物的保护、公益的活动,包括我们自己内部探路者基金也会通过基金的方式做一些项目,一方面是保证企业很好地发展,因为只有企业很好发展的时候才有可能去做别的事情。所以对一个上市公司来讲,我想未来保证公司内部发展很好的情况下,多做一些跟社会相关的。

  吴婷:谢谢王静总。

  赵何娟:我说一下,我先说我们现在已经做了什么事,因为的确是我一开始讲的钛媒体,还有我个人所处的领域,更多的就是科技圈,更多的都是男性。所以我们自己其实有推出几个产品是特别针对女性的。一个是我们媒体这一块有知识付费产品,知识付费产品其实我们有邀请好几个,包括洛杉矶、包括国内卓有成就的几个女性,在某个领域里面特别有所成就的,在上面有开课,可以订阅相关的课程,比如说职场、比如说创造力、创新这一块,这是内容产品。另外一个就是我们跟创投圈的关系比较紧密,我们有一个圈子叫“女性创业者”群体的圈子,在上面已经有几百个各个领域的女性的创业者。大家平常也经常一起交流,一起互相吐吐槽,互相有什么问题互相帮助一下。但是可能不像中国企业家那么高举高达,一定要是上市公司。因为创业者是在奋斗,没有到已经上市的地步,但是大部分已经在某个领域有所成就,但是在创业上还想再有一个挑战,这样的一个圈子。这是我们已经在做的两个事。将来我们也希望能够把这两个事做得更好,我们现在也是在跟美国领事馆定期举行中美女性交流活动,包括之前跟伊万卡也有谈一些合作。我想下一步我们也想把国际的交流,因为科技是没有国界的,创业、创新、创造力这件事情是没有国界的,每个市场都有做得更好的地方,可能我们基于之前已经做的事情,我们也希望还能够做得更好一些。

  吴婷:谢谢何娟。

  李玲:我十几年在讲台上不断地鼓励北大的女生,我们期待新一代的女生要有新的形象。但是我们现在发现一个问题,女孩子现在进步的速度超过了社会进步的速度,尤其是北大的学生,现在让社会很困扰的事情就是有一个词大家都知道叫“剩女”,所以让这些优秀的女孩子真的备受打击,因为到了一定的年龄,各方面给她的压力太大了,必须要去找一个对象,但是确实她们已经太优秀了,能匹配她们的,比如像艳丽也是一样的,能匹配她们的可能目前还没有出来。

  吴婷:那怎么办呢?

  李玲:尽可能不要再用“剩女”这个词,她们不是剩女,他们是超女,他们是超越了时代的发展,走在了时代的前列,我们应该鼓励她们追求不一样的人生。这样的话这个社会才会充满正能量,大家才会不断地进步。另外,我鼓励北大的女孩子,女性是有惰性的,刚才我们说到女性的自我意识,为什么男性确实有一个自我认知更强?但是还有,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男性无路可退,因为社会给他们的定位,他们必须往前冲。而女性就会说我把家里搞好了,它是一个退路,其实这个退路有时也让女性没有冲劲,前一段特别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女主角罗子君,其实没有婚变,没有这样的事可能就爆发不出她的创造力。所以我觉得每个女生在往前走的时候都给自己一点压力,把目标定得高一点,万一实现了呢?

  马艳丽:刚才李教授讲“剩女”两个字的时候,中国的文化很渊博,这是剩下来的剩,换一个词形容可以是“圣女”,神圣的圣,我们也是圣女,但是我们是一个很神圣的群体,这样大家是不是也认同圣女的另外一种概念?我借刚刚李教授的话,新女性其实不单单是说我们在学习上全优就代表我们是优秀的。我在想刚刚我讲的那句话,比如我说我女儿,两个月时间,休学两年跳一级,到新的学校,从公立学校到私立学校,两个月成为班里的学霸。我潜意识里她学习好就能优秀,但是我自己也在反思,这个不仅仅因为她的成绩好就能足够证明她哪方面都优秀,我相信很多人在北大,北大这个词对我来说很神圣的,因为在我小的时候我觉得有一天我要上北大,那我不知道神气成什么样了。所以对我来说是非常神圣的一个地方,很优秀。我相信每个人学习都非常非常好,但是在别的方面是不是真的能够正常地和男生有很好的交流,能够在合适的时候遇到合适的人,又开始合适的生活,我觉得这个可能和人的情商、智商都有关系,还有一点,我想从我的专业角度给大家分享一个我的建议,就是从着装方面,因为这是我的专业,因为我们一直在强调的是什么?就是我们在跟客户沟通的时候,我们会讲了解客户,首先你是什么职业,你的身份是什么?你在公司担当CEO的身份还是一个出纳的身份?还是设计师的身份?我会根据你的身份给你一个非常专业的建议,同时我们第二会了解到你的需求是什么,你是希望参加,比如说今天晚上你去参加一个商务谈判,还是去参加一个晚宴的颁奖,或者你今天想和男朋友约会,不同的场合对着装,我相信它真的非常重要。如果说你今天是一个非常商业的谈判,对面坐的是一个西装革履,很潇洒、非常淡定的男性,如果你一个淡粉社的花边的裙子,我相信你刚走进去已经败了,因为你没有足够的气场,你也不职业,这种不职业在你的对手面前已经消失掉了,所以这个很重要。但是如果你穿一身非常合适的、非常有品位的、非常优雅的,合适的款式、合适的颜色、合适的饰品,你非常从容、淡定地坐在那里和你的对手谈判的时候,再加上你有非常好的完美的妆容的设定,很好的头发,干干净净,很好的饰品,很淡的一个妆容,我想在这个方面,它一定是给你加分的。我经常在和朋友们、和客户沟通的时候。比如我今天去参加一个很温馨的约会,我完全可以把我白天很强势力的、很霸道的女强人的形象丢掉,我今天可以穿一个非常优雅的自己喜欢的一个颜色的连身裙或者是一个小洋装。我想在这个时候面对面跟你聊天的对象一定会觉得你在我心目当中是一个很强大的,但是我突然发现你其实也是挺女人的,我相信这样的女人不管在哪里一定招人喜欢。因为每个人都有很多面。还有一点,经常会跟我讲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穿什么都好看,这话没有错,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人都是完全一模一样的,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我经常讲的,不管你是高、矮、胖、瘦都没有那么绝对,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你的自信心、你的涵养、你的学识、你的文化、你的阅历,再加上你的审美高度,如果这些东西都能够在你身上的话,你出门的时候一定不会乱穿,你一定不会披头散发的,一点妆都不化就出门。我想这些东西在你的心里面如果很重要的话,你出门的时候一定是非常细心地打扮自己,绝对不会做一个很懒的女人,这样一个优雅、有自己特定的风格,了解自己适合穿什么衣服,而不是说我很胖,但是我又选择了一个横条纹的,我想那真的是很糟糕了,这个其实是一个很基本的常识,我觉得作为女性需要有了解,因为你没有理由,因为它不需要太大的成本,或许这个投资任何时候对你来说都是需要的,这个投资对你的回报将来一定是更大的。所以我也给大家讲,在这方面不管你是在哪个行业、哪个领域、哪个身份、哪个角色、哪个岗位你都应该从自己的身份出发,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风格,这些做到了,我们相信你的生活一定是美好的。

  吴婷:谢谢。

  赵何娟:我听了特别受感染,我特别想邀请艳丽姐到科技圈对科技圈的男男女女做审美教育。

  马艳丽:我上周刚刚做完一个不小的秀,但是非常有意思,通常我们做秀的时候都会找专业的模特,不管是男模特还是女模特。上周在杭州,在中国最大的一个室内设计的论坛,白天是论坛,很严谨、很严肃、很庄重,到晚上的时候主办方希望能够,第一给这些设计师,设计师本身就很有品位,但是他们希望这个设计师们也都是大顽童,到晚上的时候用一种什么样的形式能够让他们玩得很嗨,所以请我给他们每个人设计了一件白衬衫,晚上以他们自己为主,自己穿着我设计的白衬衫走一场秀。这场秀我觉得到目前为止,在中国,我估计没有人超越,他们太嗨了,在论坛的时候觉得他们很含蓄、很个性,排练的时候还放不开,但是真正等到晚上秀开始的时候才发现,用他们自己的话讲一个比一个骚,太会表现了。这就是一个很好的跨界,所以对我来说,我们也会经常聊到,比如我们都知道IT圈不太讲究穿衣服,但是我并不这么认同,我觉得它也并不是特别有道理,为什么IT圈不能穿得很好看,就因为我们每天坐在电脑之前,我们就不讲究自己的着装吗?我觉得这个是不太对的观点。

  吴婷:错误地追求乔布斯的衣服风格。

  赵何娟:扎克伯格一百个一模一样的衣服。

  吴婷:请马艳丽给IT圈讲讲着装。

  马艳丽:我很乐意这样的分享,相信每个人经过新的理念的吸收,在对自己重新有一个审视,我相信不管坐在哪儿,坐在电脑面前也好,还是坐在客户面前,我相信幸福指数都会高很多。

  史蛟:我补充一点,我今天特别荣幸能够听到来自于各行各业最顶尖女性的分享,我先表一个态,我在商学院的时候,经常会有女孩子在找工作那一年跟我说,我就找一个舒服一点的,轻松一点的,毕竟是女生,她们每次这样说的时候我都很犹豫,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做人家未经邀请的人生导师跟她说,我们在录取你的时候以及我们在培养你的时候,对你跟男生没有区别的,你不要因为社会上对你的一些预期而给自己套上一个枷锁,但是我们的学生到了研究生都是成人了,我每次这样说的时候心里都会有一丝犹豫,我会想我应不应该这样跟人家说,万一人家的信念就是那样的,我要做一个试图改变人家信念的人吗?今天听了李玲教授的分享之后,我觉得她给了我一个醍醐灌顶的观念,为什么我们的女性意识,这个不平等的状态,在改革开放之后为什么出现了一个倒退?当时有一个词叫作“女性是被解放的”,之前写《宪法》说男女平等是男性,被解放之后,现在我们又被套回去了。所以我觉得最大的获得就是每一个来跟我这样说的女学生,我还会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告诉她们,我希望能够不要被社会上的成见所束缚,能够自由地做自己。

  吴婷:谢谢史教授。谢谢各位。都表态了,都发过言了,再次感谢各位,今天心路历程,故事也聊了很多,方法论也总结了很多,相信在座的各位跟我们台上的各位都一样,有非常多的收获,也看到了在这里有非常具有光芒的智慧,都在闪现。再一次感谢大家。今天为什么要有一个女性领导力的论坛?因为女性的领导者很少,如果有一天网易办一个男性的论坛,我们也很有兴趣在下面坐着听听,谢谢网易,谢谢各位!

中华城市网免责声明:
本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华城市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更多精彩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