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关注生活 >

广西博白:破坏生态9年,村民直指“衙门有人撑伞”

作者:城市   来源:未知  点击:  更新时间:2019-01-24 16:58

导语:近年来,随着相关部门监管力度加大,石子开采难度增加,当地石子资源紧缺,导致石子价格不断上涨。当前,广西博白县的石子价格已涨到每吨55元左右。博白县一家石场,也许已成为某些人的钞票印刷机,所以才出现一个巨大的“天坑”,同时亦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坑保护伞”。

近日,广西玉林市博白县东平镇塘龙村林志育实名向媒体发出《求助信》称,东平镇岭尾石场(石场法人林永华)自2010年开采以来,对塘龙村的山岭进行强行超界限、超范围开挖,破坏山岭及毁坏坟墓。因肆意开采造成山体崩塌,形成一个大“天坑”,人、畜经过均存在安全隐患。同时,还破坏生态环境,未进行任何生态环境恢复治理,因此导致水土流失,泉水断流,村民饮用水受到极大影响。

\

\

岭尾石场现状(1月24日)

林志育恳求媒体赴实地调查核实并曝光,以引起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的重视,对岭尾石场涉嫌违法犯罪行为进行处理,还当地老百姓一个青山绿水、生态清新、宜居和谐的生活环境。

破坏饮用水水源、毁坟墓,公然违约打“政府脸”

《求助信》中称,岭尾石场爆破地震力和冲击波震中山屯、塘面屯等地村民房屋,窗户、瓦片还发出响声,碎石飞溅,村民诚惶诚恐,不知何时会飞来横祸。村民一直对于岭尾石场开采范围、时间的合法性存在质疑,矿区范围内外的土地权属不属于该石场所有,还有土地、山岭、坟墓影响等纠纷一直未得到有效解决。

《求助信》中还称,2007年,博白县革命老区促进会拔款建造塘龙村“中山革命老区自来水工程”,以解决整个村庄160多人饮水困难问题。但是,岭尾石场在采石过程中挖毁了水源,导致蓄水池无水可蓄。

“2018年3月,岭尾石场放炮时,把已埋葬三年的塘龙村阿必岭屯林炳福母亲坟墓,从20米多高的山顶掉落到山沟里,尸骨洒落在地上。”林志育称,岭尾石场侵犯了塘龙林氏六世宗亲所属8条村4000余人的丧葬权,其父亲也安葬在岭尾石场附近。为了防止父亲坟墓遭受破坏,他向东平镇政府反映。在镇政府调解委员会主持下,林永华和他于2018年9月30日达成《调解协议书》。

以上《调解协议书》中明确乙方(林永华)以2018年9月30日挖到的界址为限,不再向坟墓方向挖进,并保持坟墓周围方圆30米不得采挖;乙方承诺甲方(林志育)的父亲坟墓因其开采发生崩塌,则由乙方负责赔偿有关损失。

\

《调解协议书》复印件

然而,林永华却置以上《调解协议书》于不顾,未履行协议内容,依然我行我素,继续向坟墓方向开采。林志育向东平镇政府调解委员会反映,该委员会答复“只能调解,无能力制止”,建议直接找林永华协商。但是,林志育多次拨打林永华的手机号,林永华均未接听,也无任何回复。

2019年1月4日,林志育的胞弟等家属到岭尾采石场路口劝导车辆勿进该石场,以此来迫使林永华现身协商。结果,林志育的胞弟等家属被当地公安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进行抓捕并羁押到博白县看守所。

2019年1月7日,林志育的70多岁母亲王秀珍被公安机关抓捕并羁押。

记者调查:水渠堵、田地荒、山千疮、泥土裂、生态糟、百姓殃

1月16日,一则《广西博白一石场被曝“毁良田、破坏生态”,法人系准政协委员》报道显示,岭尾石场破坏生态环境、毁田毁地、填埋水渠、未取得采矿证等合法证件就非法开采、被下停工令依旧开工等。该报道中,村民们指博白县有关部门为了“袒护”岭尾石场竟然还“忽悠”中央环境督察组,并指出和反驳相关“忽悠”内容。同时,记者驱车赴岭尾石场实地调查时,发现东平镇201省道塘龙村段有数十亩田地撂荒,距离岭尾石场约300米处的数亩农田被泥土填埋。

报道称,村民向记者反映,自2011年开始,岭尾石场未获得相关手续即非法开采,所开采的山体约10000立方,挖掉了长50多米的灌溉水渠,曾多次挖断塘龙村“中山革命老区工程”的自来水管,挖掉了3块责任水田,另有水田被土石块覆盖无法耕种,填毁了岭尾队水田约30亩。因岭尾石场开采岭尾队山塘肚(石场正对面)有几十亩水田无水耕种,特别是填埋了一条黄挪溪,此溪是灌溉400亩水田及排洪,因此导致农田无法耕种。

报道还称,记者在岭尾石场上看到已被开采得面目全非的山体,庞大的山体被挖得千疮百孔,还出现了一个大坑,大量的岩石裸露在外,部分泥土出现裂开和滑落现象。

多年多次举报,至今“炮声依旧”

对于林志育《求助信》反映的内容是否属实?林永华是否准政协委员?媒体曝光后,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是否作出处理?处理结果如何?1月22日,本网多次致电林永华尾号为0585的手机号码,均无人接听。同时,本网多次致电博白县政协主席李静尾号为0222的手机号码,亦无人接听。本网致电博白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时,同样是无人接听。

据玉林市中级法院2009玉中行终字第56号《行政判决书》显示,博白县政府2008年12月1日作出博政决[2008]21号《行政处理决定书》认定:争议山岭的山岭权属归中山队所有。其四至界址是:南从石湖胫(岭尾队称石面湖胫,中山队称竹坜胫),起直向北上至付广坟岭顶(岭尾队叫大窝岭,中山队称为付广坟岭)沿西向北直落至付广坟止,与付广坟岭岗分水为界,再沿付广坟东边小窝坜向北直落至黄糯岭交接处,北与黄糯岭交接即与坡地办界,由北向东沿岭脚转至南边起点止,面积约70亩。56号《行政判决书》终审判决认定以上21号《行政处理决定书》正确。

“玉林中院已终审判决山岭归中山队所有,但是玉林市国土资源局竟将部分山岭挂牌出让给岭尾石场,还向岭尾石场发放《采矿许可证》,才出现岭尾石场超界限、超范围开采的违法行为!8年来,我们多次向博白县政府、县环保局、县国土局、县林业局投诉,还向玉林市环保局、玉林市国土局、广西环保厅、广西国土厅、中央环保督察组等部门投诉,但至今岭尾采石场炮声依旧!”塘龙村中山队林某向本网如是表示。

\

2013年4月5日,塘龙村村民向广西国土厅网站投诉。

本网来到岭尾石场附近,看到几处整片荒芜的田地。据村民介绍,因岭尾石场破坏水利灌溉设施、填土破坏耕地,导致数十亩甚至数百亩田地无水耕种。

\

塘龙村被荒废的田地

在塘龙村,一块刻着“中山老区”的石碑格外引人注目,该石碑正在守候着昔日的“老区形象”。一高龄老同志告诉本网,龙虎田队林执真是原中共博白县委地下党首任书记,塘龙村龙虎田队、中山队被认定为革命老区,是有历史依据。塘龙村曾有多位同志参加革命,上战场打侵略者,但他们大多数都已去世。

\

塘龙村中山队

在村民的引领下,本网来到“中山革命老区自来水工程”蓄水池,看到水池旁边杂草丛生,似乎在诉说着被遗弃的荒凉。同时,可以断定蓄水池肯定有过“辉煌”,但最终还是逃脱不了被断流、无水蓄的结局。“这是博白县革命老区促进会拔款建的蓄水池,但岭尾石场在后背山乱挖乱采,山都被挖没了,哪还有水流到蓄水池?”村民指着蓄水池无奈称道。

\

“中山革命老区自来水工程”蓄水池

本网来到岭尾石场,听到碎石机不断发出轰隆声。不远处,一个巨大的“天坑”随即进入眼帘。这个被挖出来的大坑深约百米,“天坑”底部还有3辆挖掘机在不停地作业。

村民告诉本网,这里以前是山岭,现在变成了“天坑”。岭尾石场乱挖乱采,致使山岭面目全非、千疮百孔,生态环境恶化,村民们怨声载道,苦不堪言。“当前,中央把环境保护列为重点,但政府及有关部门的某些官员存在官商勾结、弄虚作假、欺上压下,甚至涉嫌无作为、渎职、包庇纵容等违法犯罪行为。”

“环保终身追责机制”在玉林市何时奏效?

2018年12月24日,生态环境部召开部党组(扩大)会议。会议指出,要强化中央环保督查工作,制定生态环境保护部门责任清单,落实“党政同责”和“一岗双责”制度。会议强调,对不顾生态环境盲目决策、违法违规审批项目、生态环境问题突出、群众反映强烈的,要推动依纪依规严格问责、终身追责。

期待以上“环保终身追责机制”,能有效地向玉林市、博白县相关职能机构传导环保压力,震慑表面整改、虚假整改、敷衍应对、包庇纵容等不良工作作风。

据博白县一名不便具名的官员透露,2018年12月28日,博白县政协常委会议上,由博白县安监局推荐林永华为政协委员已获得通过,待即将召开的政协会议走完相关程序后才正式任命其为政协委员。

特别一提的是,2015年1月14日,岭尾石场因非法开采、填土破坏耕地等行为,被博白县国土局现场下发《责令停止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并责令其整理好水沟,不得破坏水利灌溉设施。该《通知书》还明确“对于林永华填土破坏耕地行为,我局执法监察大队已经立案并正在调查证当中。”可是,岭尾石场却对该《通知书》视而不见,仍继续违法开采。

手记:政协委员能随意任命?

一位被村民们举报多年的石场法人,一位非法开采被责令停工的石场法人,一位填土破坏耕地被立案的石场法人,一位对自己违法行为若无其事的石场法人,一位公然抗法的石场法人,岂能任政协委员?是谁在冒险为其“出官入仕”?群众的眼晴是雪亮的,不得不令人质疑背后有“交易”!即使任了政协委员,难道就可以任性“违法”了吗?

我们将持续关注,并进行跟踪报道。(朱明)


来源:华夏小康网http://www.hxxkw.org/dujia/shehui/70802.html

中华城市网免责声明:
本文转自网络,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华城市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更多精彩热图